留守媳妇

作者:牧仁其其格



    “喂,我是朱德金”

    “哪个猪?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才是猪,我是县人大常委会的朱主任,狗东西,你的耳朵死了。”朱德金骂道:“叫你们所长听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喂,朱主任,我是所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给老子把陈小勤放出来,要是他少了一块皮,我拿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陈小勤是你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表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在案圈上摁了手印,现在放出人来不符合程序啊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逼供啊?我们现在找了许多证人证明陈小勤是来县里换袁大头的,现在怎么他成了小偷了。我听说你们派出所有些人是官黑勾结啊,现在民间有很多种说法,听说有一些人已经告到省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瞎说的。我们队伍很纯洁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我找你们局长啊?半个小时如果我见不到陈小勤,你就找你们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您开玩笑吧,半个小时,从马家坑过来也要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亲自开车去接。把陈小勤送到我办公室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我去办。我亲自去办。”所长一边擦汗一边骂道:“他妈的,怎么抓到一个大官的亲戚,倒了八辈子霉了。”

    朱德金和宋佳在金星大酒店呆了一会儿,他们就离开了回到县委办公室,刚到办公室一会儿,陈小勤被带了进来,同来的还有一位民警,宋佳认得他就是派出所的所长。陈小勤瘦了很多,脸上和身上也有一些瘀伤,好象是些外伤,精神也不错,见到宋佳很是惊呀。宋佳也看了一眼陈小勤,只是坐着不有动,好象完全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朱主任,我把陈小勤给你送来了。你看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还得把他的十块袁大头还给他,另外,这些天他关在里面,每天补给他三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恐怕有些难度,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查清楚了,那个办案民警就是你表弟。”朱德金说:“我们已经接到很多几上访,都是告你那个表弟的,说他暗中勾对黑社会,专门勒索乡下百姓,然后污蔑人家是小偷,拘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“查什么查?我现在怀疑你也是其中成员,要不要我打电话给你们局长?”

上一篇:失身(二十五) 下一篇:失身(二十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