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守媳妇们

作者:二道沟

    按说,她在外面折腾了一天,已是体乏力尽,这要是在以往,她进了被窝便呼呼大睡了。可是今天她躺在被窝里,翻转碾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灯是关上的,她睁大着眼睛盯着屋顶,可是她什么也看不见,眼前一片漆黑,心里一片茫然。眼睛睁得累了,她干脆就闭上。可是一闭上眼睛,她的眼前又过起了电影,这些电影是她与他的第一次邂逅开始的。她与他相识的时间并不长,经历的事情也少的可怜。可这些却是历历在目,难以忘怀,那亲密的接触和难忘的经历不断地从眼前闪现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她梦见自己和毕建柱手挽着手,一起来到金色的海滩。那里有一条小船,她和他一起登了上去,毕建柱在船尾摇着一只大摇橹,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;她坐在船头上,用手遮起一个凉棚,举目眺望着天边。她看见海天相接的地方,呈现出一道弧线,弧线的上方是天际,颜色比海面略浅。

    “建柱,我们在船上看那海的尽头,大海和蓝天相交的地方为什么不是直线的呢?你仔细看,它们之间有一道弧线,这是咋回事儿?”潘美菊显得有些天真,笑容可掬。

    毕建柱笑着答道:“呵呵,只有下过海的人,才能体会到地球是圆的。我们平常生活在陆地上,视线不是被大山挡住了,就是被树木给遮住了。而且在我们眼里所能看见的,地势不是高高低低的,便是沟沟坎坎,视线完全被这些自然物体给遮掩了,感官也被它们所迷惑。在没有海的陆地上,有谁能看出地球是圆的呢?跟你说,没人能看出地球是圆的。只有来到海上,前面一览无余,你才会看到这奇妙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原来是这样呀,真神奇!”

    毕建柱停止了摇橹,两人坐在小船的中央,亲密地依偎着。成群的海鸥在他俩的周围盘旋着,歌唱着。似乎她们在窥探着人间的真情,并发出羡慕与嫉妒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美菊,我们啥时候结婚?”毕建柱双手捧着潘美菊的粉脸,含情脉脉地问。

    潘美菊嫣然一笑,答道:“那得看你的啦!你啥时候把‘窝儿’絮好了,我就啥时飞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就是只‘劳燕’,要不停地为咱俩‘窝儿’搭架衔草,让它早点完工。在这个幸福的窝里面,我俩还要繁衍呵护我们的后代呢。”毕建柱用自己的大手,轻轻地抚摸着潘美菊柔软纤细的酥手。

    潘美菊凝视着毕建柱那棱角分明脸颊,上面的一双眼睛是那样的深邃,那样的深情。她更深地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。毕建柱把手伸进了她的胸衣里,许久,许久。

    忽然天空中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海面上狂风大作,掀起滔滔汹涌海浪。小船在水中摇晃颠簸,毕建柱想极力地稳住即将倾覆的小船。一个巨浪打来,把站立不稳的毕建柱无情地推进了大海。

    “建柱!建柱!”绝望中的潘美菊,声嘶力竭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在里屋睡觉的赵兰芝被闺女的呼喊声惊醒,她急忙下了炕,到外屋拉着灯绳把电灯点亮了。她发现闺女正做着噩梦,一脸一身的汗。便一边轻轻地推了她几下,一边轻声的唤道:“美菊,您醒醒,美菊,美菊”

    潘美菊猛地从炕上坐起,原来自己刚才做了场噩梦。她用手不停地拍着胸口,自言自语地说:“妈呀,吓死我啦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赵兰芝知道闺女的心事重重,常言道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她一定是在梦里梦到了毕建柱,并且梦见出了啥大事,不然不会这样惊恐。于是她安慰道:“美菊,不要胡思乱想了,别做梦吓着。”

    自从梦醒之后,潘美菊再也没有睡着,一直在被窝里睁着眼睛挨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赵兰芝起了个大早,因为美菊是要赶早去县里,不早点做饭怕她着急。饭做好了,美菊也梳洗的差不多了,于是,一家三口围坐在炕桌上吃起了饭。

    “美菊,一会吃过饭你就一个人去县里,我和你爹就不去了。”赵兰芝边吃边对潘美菊说着。她昨天夜里和老伴潘恩团商议过毕建柱的事情,觉得作为长辈,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去县里,未免有点为时过早了,两人对于闺女的亲事还抱着观望的态度。

上一篇:第十九章 霹雳 下一篇:第二十一章 探视